远程工作元年 | 2015 国内远程工作群体报告[上篇]

分享  •  lomo 发表于  •  最后由 Tianyu 回复于  •  3411次阅读

远程工作元年 | 2015 国内远程工作群体调查

在春节之前,作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远程工作者聚集的社区,一早一晚 联合 Tower、Teambition、瀑布IM、BearyChat、利器、Worktile、Freegapper 等组织共同发起了名为「远程工作元年 | 2015 国内远程工作群体调查」的调研活动。

在为期一个月的问卷调查中,我们调查及走访了远程工作者、自由工作者、企业管理者、远程工作观望者等多个群体,从远程工作的抉择、工作状态、生活状态、个人成长、生存状况等多方面展开调查,共收集 846 份有效问卷。

现在,我们把收集到的问卷数据分析整理,呈现出一份尽可能详尽、直观的调查报告,我们希望通过这篇报告帮助我们自己和其它感兴趣的人更深层的了解远程工作及它背后的理念,进一步了解远程工作者群体,他们的工作和生活,迷茫和困惑,以及他们的反思及未来。

现在,让我们离开一线城市的CBD,离开一个又一个方格组成的写字楼,离开周一早晨的例会与无边无际的喧闹,回到我们原本应该存在的广阔天地,看看另一群人的生活方式,看看有什么不同。

出品信息.png

本次调查与报告由一早一晚联合 Tower、Teambition、瀑布、BearyChat、利器、Worktile、间隔年青年沙龙 共同完成,在此真诚的感谢这些一早一晚的好伙伴在活动中的支持与付出。

1.1 受访者性别比例.png

远程工作群体男女性别的数量差异似乎比普通工作群体相比更加明显,受访者中男女比例大约是 3 : 1。

1.2 受访者年龄分布.png

如图,大部分远程工作者的年龄集中在「26-35 岁」这个大区间内。相比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职场新人,我们认为有一定技能和经验积累的人更容易获得远程工作的职位与机会。

我们也看到,这个群体超过 60% 的人年龄都在 30 岁以内,这意味着相比过于年长的员工,这部分人更有能力和态度去接受和尝试新的工作方式。

1.3 受访者城市分析.png

从数据来看,远程工作目前依然是互联网行业相对聚集的领域,所以在从业者城市分布上,城市的排名基本还是与国内互联网行业发达程度相吻合: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西安、成都、南京、武汉。「其它」中排名靠前的主要有福州、郑州、重庆、大连等,除此之外主要以三线城市为主。

受访者所在城市的分布非常分散,全部问卷大概覆盖了 60 余个大中小城市,其中包含 4 个国外城市。值得注意的是,在收集到的问卷中,受访者几乎没有在三线城市之外生活的,分析其原因我们认为:即使是远程工作,为了个人成长和不与职场脱节而选择待在行业氛围相对浓厚的城市,对远程工作者依然重要。

1.4 远程工作者专业分布.png

与问卷回收前我们的心理预期相符的是,开发(50.8%)及设计(25.4%)类工作者占据远程工作群体绝大多数,共同占据整个群体中四分之三的比重。我们也很开心的看到,一部分远程工作者除了自身的专业职务,同时兼任着团队管理方面的工作。紧跟其后的是运营/营销类的职位,我们相信,非开发与设计类的工作职位,将在不远的将来占据越来越大的比重。

2.1 远程工作者所在行业分布.png

没有任何悬念,有 69.6% 的远程工作者分布在 IT/互联网或电商行业。

通过对受访的远程工作者在远程工作前后所从事的行业对比,我们可以发现,一部分的受访者由「其它」类别中包含的传统行业转向媒体、互联网、电商行业,这与这些行业业务相对标准化,从管理的角度容易开展远程工作是有必然的关联的。

其次,以 TMT(科技、媒体、通信)领域为主的新兴行业对新生事物的接受程度也远远高于其它领域,这或许也是促使远程工作在发展初期集中在这些行业的原因之一。

2.2 受访者远程工作状态.png

有 48.6% 的受访者是完全的远程工作,也有 31.5% 的人在以半远程的方式工作,除此之外还有将近 20% 的独立工作者、自由工作者。

通过数据可以看出,就像一早一晚在三个月前 (重新调整定位)[http://yizaoyiwan.com/discussions/648] 时说的,「我们更相信自由的工作方式绝对不是『远程』和『非远程』这非黑即白的二分选择」,在本次调查中,受访者中有 31.5% 的人是办公室和 SOHO 自由切换的半远程工作者,这意味着你既可以选择在自己喜欢的咖啡馆办公,也可以选择偶尔去办公室跟伙伴们紧密接触。或许对于「自由」二字,我们真正倡导的是:它并不意味着绝对放纵的自由,而是可以让人们拥有更多选择的自由。

2.3 受访者远程工作时常.png

受访者中超过 50% 的人是在一年以内才开展远程工作的,这部分中又有一半以上(29.8%)是半年内才开始远程工作;我们想,这从侧面更加印证了过去的一年是「远程工作元年」的说法。

除此之外,已经开展远程工作 1-2 年的人占据 22.7% 的比例,还有超过 23% 的受访者已经从事远程工作 2-3 年甚至更久。

2.4 远程工作者团队规模.png

2-10 人的远程工作团队占据所有远程团队近乎一半的比例,排名第二的是 11-25 人的中型团队,占所有远程团队的 23.2% 的比例。中小团队有其特有的灵活性和管理的便捷性,另一方面自身的资源又难以容易的吸纳本地的优秀人才,使得这部分团队更容易尝试新的工作方式灵活的解决自身的问题和困惑,灵活的让团队更快的发展。

同时我们可以看到 50-100 人或 100 人以上的团队分别占据总数据的 5.0% 和 3.3%,一些成熟的大型企业(以国外企业或跨国企业为主),在远程工作的尝试和探索上也已走的很远,相信在未来这部分拥有更大影响力和话语权的企业可以以自身的实例影响到更多的中小企业,让更多的企业尝试不同的工作方式及更开放、高效的管理手段。

2.5 远程工作者收入状况.png

在远程工作者的收入状况方面,从数据可以看出收入状况的分布非常分散,相对占据比较大比例的有 4k-8k,12k-16k 这两个群体。收入在 20k 以上的远程工作者大概占总人群的 20% 左右。

42% 的人在从非远程工作转为远程工作之后收入有了提升,另外 42% 的人保持不变,只有 16% 的人在转为远程工作后收入降低。

3.1 成为远程工作者的原因.png

受访者成为远程工作者最多(56.9%)的原因是个人追求,包含追求更自由、更新潮的工作方式。其次是团队因素(32.6%)及职业发展因素(31.5%)。

与普遍预期不同的是,家庭因素及返乡因素的选择只占一小部分,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即使是远程工作,大多数人也是把个人成长及职业发展放在首位的。

3.2 决定成为远程工作者时面临的压力和问题.png

对职业发展的担忧是人们成为远程工作者时面临的最多的问题,这与目前远程工作的概念在国内才刚刚起步,远程工作的生态还不完善有关。除此之外,可能的收入降低也是大多数人成为远程工作者时面临的压力来源,占 43.1% 的比例。

还有 27.6% 的人在成为远程工作者时面临着对未知生活的恐惧,综合这前三个压力来源来看,远程工作群体在真正投入远程生活之前,是具有很强烈的不安全感的。

外界的不理解和家人的不理解只占据很小一部分比例,但家人的不理解比外界的不理解更容易困惑自己,这表明,对于选择新生事物的勇者来说,外界的不理解往往在一定程度上并不能动摇自己的内心,只有自己亲近的人和自己自身面临的问题,才是最大的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在选择「其它」的人群中,有三分之一的人表示「没有压力」。

下篇预告.png

我们将在本周继续发布调查报告的下篇,你可以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帐号,第一时间获得最新报告。

加入微信社群
共收到2条回复
  • 静静  • 

    赞,样本数 846 还蛮厉害的,报告内容也很详尽,图表看上去很直观(颜色也蛮好看的)。

    感觉排名前面几名的受访者所在城市比如广州、杭州、西安、成都、南京,都有好多好吃的啊。


    期待下篇报告内容,还有 2016 年应该会有更多人加入远程工作者群体吧~

  • Tianyu  • 

    新的工作方式在成长

  • 暂无回复